北京赛车

李沧区惠水路工业园突然搬迁 商户损失五六十万却只给补几万?

2019-03-27 10:06 半岛网阅读 (1574160) 扫描到手机

半岛记者 孙桂东

“现在工业园里水电全断了,还有很多订单没有完成,客户都来索要违约金,而园区的管理者却认为这属于不可抗力,只愿意赔偿几万元。”3月26日,李沧区惠水路工业园的商户李先生向记者反映,因为园区突然搬迁,让他们措手不及,损失得有五六十万元,作为实际经营的业户受损失最大,基本上等同于“净身出户”。而园区的管理方表示,租金跟管理费可以退回,其他的费用,商户们可以选择进行诉讼,由法院来认定。

园区突然搬迁 “ 闪了”商户

“这个活没法干了,这已经是第五家要来索要违约金的了,”3月24日,李沧区惠水路工业园的商户李先生正在处理违约订单,因为突然接到园区要搬迁的通知,接下的订单全都违约了,不仅做了一半的家具要白送给对方,还要搭上1万多元的违约金。

今年1月28日,李沧区九水路街道办王家下河社区居委会张贴通知,惠水路工业园集体土地非住宅房屋及附属物需要进行搬迁。搬迁的时间截止到3月31日。“当时都快要过年了,厂子里早放假了”,李先生说,而很多商户都是过了年正月十五前后,才知道了这个事情。

“我们年前接了很多订单,现在都违约了”,李先生说,2018年6月份的时候,他们就再三地问过房东,这个地方到底会不会搬迁,而得到的答案都是肯定的。于是,他们就放心地买了新设备,装修了厂房,准备大干一笔。李先生在园区里租了两个厂房,大概5000平方米左右。而要找新厂房,需要到环保部门进行环评,这就需要一个月的时间。然后将设备一车车地拉过去,即使立即找到了新场地,最少也需要三个月的时间。

而且,因为通知得太突然,他年前接了三四十个订单,差不多近百万元的活都无法按期完工。因为拖延了工期,还要赔偿对方违约金,手里一下子没钱了。加上去年6月份刚进行了新的装修,引进了新的设备,差不多五六十万元,这些钱也基本上打了水漂。

整个工业园区内有70多户商家,每家的损失都差不多。突如其来的搬迁,让他们的订单全部违约,失去了客户。“在这里刚投了一两百万,全要打水漂”,李先生说。

商户俞先生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年前接了一个外国客户的订单,价值几十万元,本来应该是3月26日就得交货。但是,从2月26日左右开始,园区里三天两头就断水断电,根本没办法进行正常经营。他跟园区的管理方协商,希望能够多通融几天,让他们多干点活,减少一些损失。“投诉一次,水电就恢复了,但是没两天就又停了”,刘女士说,这样很危险,因为工厂里很多工人在用电锯切割木头。如果因为突然停电,没有关好开关,突然来电的话,非常有可能造成安全事故。

无奈之下,他只好自己租来发电机,自己去买大桶水,加班加点,希望能尽量多完成一些订单,这样还能减少一些损失。

商户搬迁“受伤” 管理方却只愿赔几万

然而最令李先生气愤的是,对方只愿意赔偿几万元,然后让他们赶紧离开。李先生说,社区居委会张贴的通知上说明,针对园区的搬迁将会进行营业损失的赔偿,每平方米500元,需要工商执照以及三年的纳税证明。

李先生说,整个园区里有70多家商户,每家厂房的面积都不小,他家算是比较大的,差不多5000平方米左右。按照这个补偿价的话,自己可以得到250多万元的补偿。如果是有了这些补偿款,还能弥补一下自己的损失。

但是,园区的管理方刘传义认为,这笔补贴应当属于自己所有。而商户们只是租赁了他的厂房。“他们说一家人只给个几万元就赶紧搬走,因为按时搬迁的话,有奖励”,李先生说,房屋租赁还没有到期,只赔偿几万元的租金。而自己的损失却达上百万,这基本上等于净身出户。

俞先生说,70多家商户才是实实在在的经营者,这笔补偿款针对的是经营损失。因为搬迁,商户们的正常经营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设备的折损、订单的逾期等等,这笔钱理应是他们所得。

李先生说,当时签订租赁合同的时候,曾有约定,如果因为不可抗力导致合同无法继续履行,那么双方均不承担任何责任。而对方根据这个约定,只愿意赔偿剩余的租金以及管理费用,这笔费用只有几万元,跟自己的损失相差太远了。另外,当时他反复跟厂房的所有人确认过,说这个地方不会搬迁。但是,没想到搬迁得这么突然,都没有给他们留有充足的时间。要不然,自己也不会接这些订单,进这么多设备,造成这么大的损失。

园区管理方:

断水电是为了来安全 协商不成建议诉讼

3月26日下午,记者采访了惠水路工业园的管理负责人刘先生。刘先生说,社区居委会下了通知,这个地方要搬迁,而75个业户已经有70个业户签订了协议。因为要搬迁,为了安全起见,水电都需要断掉,要不然容易产生危险。

有些商户的订单没有完成,但是没办法,这个搬迁通知已经发下来了,自己只能按照规定拆迁。而针对园区通知的时间短,没能给商户留出充足的时间。刘先生表示,社区居委会下的通知的3月31日前,他也希望能在规定的时间内拆完,希望商户能够配合。

针对营业损失,刘先生说这些损失属于自己,自己才应该是被补贴的对象。拆迁通知上说得很清楚,园区里的房子都是属于居民的,自己也有许多厂房。这个工业园区由自己来管理,拆迁的也是户主的房屋。他们将房屋租赁出去,这本身就是一种经营行为。现在进行搬迁,自己的经营也受到了损失,这块补偿应当属于自己所有。

而租赁厂房的商户,跟自己属于房屋租赁关系。可以退还他们的租金、装修费等等,这些可以进行协商。但是营业补偿数额比较大,这一块他不会给商户。如果有异议,他们可以去法院进行起诉。

社区居委会:

暂时冻结营业损失补偿 建议协商或者诉讼

3月26日11时许,记者来到九水路街道办事处。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说,针对惠水路工业园搬迁的问题,专门成立了指挥部,由他们统一进行负责管理。而且,这个工业园属于王家下河社区的自主拆迁,由王家下河社区居委会的负责人来回复更为合适。

11时30分许,记者跟随工作人员来到位于工业园附近的搬迁指挥部。但是,因为社区居委会的负责人不在,记者下午3时许联系上了社区居委会的负责人王先生。王先生说,这次搬迁是经过村集体会议的。因为园区内存在安全隐患,所以社区居委会决定进行搬迁。

这个园区属于集体土地,刘传义以及其他几户居民承包了这块土地,然后在上面建了厂房,并租给了商户。园区成立后,由刘传义统一负责进行后期园区的管理,包括水电的供应以及其他日常的管理等等。此次拆迁的对象,是针对土地承包人所建的厂房进行搬迁。社区居委会跟土地承包人签订了合同,而居民们也都同意搬迁。

王先生说,拆迁的对象是针对土地承包人的,至于租赁厂房的商户们所产生的损失,属于他们两者之间的合同纠纷,应当由他们来进行协商或者进行诉讼解决。但是从实际工作角度来考虑,确实他们对营业损失这笔补偿款到底应该归谁所有,存在一定的争议。作为承包土地的居民,负责园区管理的刘传义以及商户们,都可以说存在经营关系。那么这笔补偿款具体怎么分配,希望他们能够进行协商或者进行诉讼。这笔补偿款再最终处理结果未出来以前,他们暂时也不会将钱给任何一方,希望这个事情能尽快得到解决。

律师:可按合同约定向租赁方索赔

上海锦天城(青岛)律师事务所律师张钢说,搬迁过程中涉及到的营业损失补偿,是指房屋不是用来居住,而是用作经营性质的房屋,在进行搬迁的时候进行的补偿,这个补偿针对的是房屋所有人,而不是实际经营的商户。因此,从法律意义上来讲,这笔补偿应当属于房屋的所有人。

但是,商户跟房屋所有人存在房屋租赁关系,因为搬迁造成了损失,应当向房屋的所有人进行索赔。而双方签订的租赁合同中,曾约定因为不可抗力导致无法继续承租的情况下,双方互不承担责任。如果是村集体进行改造的话,不属于不可抗力。那么商户可以按照合同约定进行索赔,如果合同中没有约定的,则按照实际造成的损失来进行赔付。

返回半岛网北京赛车>>
(转自半岛+)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 微彩彩票投注计划官网 万客彩票注册投注代理 天音彩票平台 北京赛车pk10计划 北京赛车pk10开奖 易信机器人 北京赛车pk10开奖 北京赛车pk10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