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瘫痪女孩考入青岛大学 妈妈背女求学12载还想背她读大学

2020-09-01 14:33 大众报业·齐鲁壹点阅读 (31405) 扫描到手机

◥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邹怡芳和妈妈脸上都充满了笑容。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吕奇 摄

从小学到高中,姜玉荣每天都背邹怡芳上学。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吕奇 摄

8月30日上午11点,青岛大学录取通知书寄到了烟台瘫痪女孩邹怡芳的家中。

16年前,不到4岁的邹怡芳突患急性脊髓炎,导致下肢瘫痪,从此与轮椅相伴。但母亲姜玉荣并没放弃让女儿像正常孩子一样读书的想法,从小学到高中,母亲每天早、午、晚背着邹怡芳上下学,坚持了整整12年,一直将邹怡芳背进了大学的校门。在今年高考中,邹怡芳以577分的成绩考入了青岛大学化学工程与工艺专业。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李楠楠

病魔让她无法站立行走

8月31日上午,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来到邹怡芳家中,她正坐在沙发上专心看一本《上帝掷骰子吗?量子物理史话》的电子书。看到记者到来,她微笑着打招呼。如果没看到轮椅,不会有人想到这是一个下肢瘫痪的女孩。

邹怡芳的妈妈姜玉荣告诉记者,邹怡芳3岁半时突然患病,跑了无数个医院,诊断为急性脊髓炎,这个病导致她下肢瘫痪,从此只能与轮椅为伴。

邹怡芳确诊时,姜玉荣陷入了绝望,“一进毓璜顶医院就是重症监护室,医生说还有两年危险期,过不去也许孩子就死了。”她无法控制崩溃的情绪,不敢当着女儿的面,只能偷偷跑到路边号啕大哭。但姜玉荣和丈夫从来没放弃过对孩子的治疗,孩子最初患病那几年,一家人不是在医院看病,就是在去看病的路上。

不幸再次袭来。2005年,在看病路上,邹怡芳的爸爸突遭车祸离世。对这个家庭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她爸走了,全家人都指望我了,这个家总得有人撑起来。”姜玉荣哽咽着说,“我会和孩子一起走下去,直到有一天她也成为妈妈。”

妈妈背女上学12年

由于经常跑医院,邹怡芳几乎没上过幼儿园,上小学的时间也比正常孩子拖后不少。当时曾有人建议把孩子送到特教学校读书,但姜玉荣一口回绝,“家里再困难,也想让她和正常孩子一样读书上课。”就这样,8岁的邹怡芳进入了祥发小学。由于瘫痪,下肢没有知觉,邹怡芳不能站立,不能离开座位,甚至不能正常上厕所。

母亲只能一边挣钱一边照顾女儿。“我跟单位申请上中班和晚班,白天不上班,这样就能接送孩子。”姜玉荣说,“刚上学那会儿,一般早上送去,上午大课间,我便赶去学校背她上厕所。”上高三时,教室在五楼,姜玉荣每天都要背着邹怡芳往返几个来回,实在背不动了,就把邹怡芳放在三楼窗台上坐下,歇一会儿、喘口气。

从小学开始,只要进入学校,邹怡芳一般都待在自己座位上,为了让妈妈少跑腿,邹怡芳经常整个上午都不喝水。邹怡芳上高中时,因为时间紧张,加上抱不动了,姜玉荣就给女儿准备了纸尿裤。

疾病的折磨,生活的磨难,并没让邹怡芳消沉,她像正常人一样和记者谈笑风生,言语中,充满了对生活的感恩和向往。

“我感觉上学是一件很愉悦的事,一路走来,那么多老师和同学对我关心和帮助。读二年级时,张静老师给我讲张海迪的故事鼓励我,上高中时学校给我减免了各种费用,让我安心学习……”

“同学们对她好,她也乐于助人,初中时她学习好,同学都爱找她问问题。”姜玉荣说,“到了周末,家里有五六位同学和她一起写作业,所以她一直乐观向上。”

邹怡芳所在的烟台四中高三7班班主任孙志卿告诉记者,邹怡芳是一个品学兼优、阳光向上的好孩子,虽然行动不便,但积极参加学校各种活动,参与校内读物的编辑与撰稿,会演奏葫芦丝、会画水墨画,在校内合唱团担任高音领唱,在山东省举办的中学生艺术大赛中,一曲《荷塘月色》荣获民乐组金奖。参加生物奥赛获得山东省一等奖。

“孩子的学习一直没让我操心,上小学时成绩就不错,初中时都是级部前三名,高中基本都是级部前20名。”姜玉荣说,“我还是很欣慰的,再苦再累也觉得值。”

考577分被青岛大学录取

今年高考,邹怡芳考了577分,超过特殊类型招生控制线(一本线)45分,被青岛大学化学工程与工艺专业录取。8月30日上午11点,录取通知书寄到了邹怡芳家中。

虽然邹怡芳觉得高考发挥不太好,但在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还是露出了笑容,“还是很激动的”。邹怡芳说,“这也是对12年学习成果的一个见证吧。”

在选择专业时,邹怡芳原本想填报药学类专业,但药学专业需要常做实验,而她身体条件不允许,只能放弃。最后,邹怡芳选择了化学工程与工艺专业。

虽然对高考成绩有点遗憾,但对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邹怡芳还是充满期待。“上大学还要努力学习,我的理想是做科研工作,因此还要把高三的劲头用在学习上,将来考研、考博。”看到孩子拿到录取通知书,姜玉荣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孩子考上大学了,很高兴!”但转瞬间,笑容就消失了。

妈妈想背女儿上大学

姜玉荣把记者拉到一边,悄悄问,“我家孩子下肢没知觉,大小便不能自理,你说这种情况,能否向学校申请一间单间宿舍,我过去陪读?我在孩子报志愿时,给学校打过电话咨询,当时学校老师说要提交材料申请。现在希望我们递交的申请能顺利批下来。”

姜玉荣说,为照顾孩子,她去年就办理了退休,现在孩子走到哪儿她就跟到哪儿。“她如果愿学习,我就陪她一起读研、考博。我的愿望就是孩子将来找个稳定工作,有自己的小家,即使哪一天我不在了,也会放心。”

返回半岛网首页>>
送彩金棋牌 2019送彩金500的网站大白菜 博彩送彩金38元 买彩票充值送彩金 网上送彩金的网站 充值送彩金购彩软件 送彩金信誉娱乐平台 真人百家乐送彩金 送彩金棋牌游戏 下载就送彩金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