瀑降运动网上招募门槛极低 青岛也有人参与这项极限运动

2020-09-03 09:20 青岛早报阅读 (21847) 扫描到手机

  日前,两名重庆驴友在贵州滴水滩瀑布瀑降时不幸遇难,让瀑降这项小众极限运动走进大众视野。野瀑布、非专业、缺装备、雨水多……事故发生后,各种关于瀑降危险性的代名词也不断浮出水面。近日,记者多方联系了解到,青岛本地也有人组织瀑降探险,到全国各地参加活动。

  然而,根据记者调查,瀑降活动属于一种新兴的极限运动,相关部门对这项运动没有具体监管措施。而招募平台上,虽然表示“小朋友都可以玩”瀑降,但对可能产生的后果却以 “领队不对任何由户外运动本身具有风险发生的后果负责”来推脱责任。

调查

参加瀑降只需560元?

  什么是瀑降?瀑降一般指溪降,指的是在悬崖处沿瀑布下降的运动,在1996年由法国探险家克尼格带到国内。据参与者称,如果身体、心理都符合要求的话,在专业人士的带领下,瀑降的感觉非常刺激,被形容为“在瀑布里跳舞”。但同时,参与者们普遍表示,瀑布下的石头通常布满青苔,瀑布水流带来的冲击力等等,都会给瀑降者带来极大的挑战,可以说十分危险。

  记者在网络多个平台搜索,发现青岛有一家名为“行者户外”的户外运动俱乐部,他们发布瀑降广告招募参与者。广告显示,瀑降地点在浙江的天目山黑洞瀑布群,体验18个连锁瀑布,无年龄限制,费用为560元/人,已包含全套进口瀑降设备以及50万元旅行意外保险。

  记者联系该俱乐部负责人,得知这560元中,包含从青岛出发往返杭州的豪华坐卧大巴车费用,据介绍,其中260元为提前订车、订房、买保险的费用。其他费用还包括景区摆渡车、领队向导费,并且含早餐、晚餐各一顿。

  而所有参与者,都不需要携带任何装备,只需要携带常规旅行用品即可,穿徒步鞋或登山鞋。

培训两小时就能参与?

  通过电话联系,记者询问无瀑降经验的新手是否可以参加,对方表示:“小朋友都能参加,成年人新手也没问题,都有专业教练带着。”俱乐部会对报名瀑降的成员进行培训,一般安排在出发前几天进行,由于疫情原因,提供“网上视频教学”,出发前再由教练面对面培训一次,大约两小时左右。

  记者随后又联系到另外几位瀑降爱好者,他们表示现在玩瀑降的大多是新手,只有新手才对瀑降运动充满好奇,真正体验过的老手,不会轻易参与瀑降活动,但凡参与都要提前做足功课,比如勘测地形、有针对性地备好装备等,这之前的准备工作起码也要3天左右。

  记者留意到,组织瀑降活动的户外俱乐部不约而同的都有规避组织方风险的条例。如行者户外俱乐部的推文表明:“由于户外运动有一定危险性和不可预知性,参加者对自己的行为及后果完全负责,领队不对任何由户外运动本身具有风险发生的后果负责。凡参加者均视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广告最后,该俱乐部再次强调“户外活动自愿加入、风险自担”。

讲述

出场人物1赵希勇

崖降难瀑降是难上加难

  瀑降作为一项户外极限运动,在户外圈里尚属小众。据报道,全国瀑降玩家不到5000人。瀑降人群有两种,一种由商业公司带队,分为初级和高难度两种,前者面向大众,后者仅针对顶级玩家;另外一种是自发组织的专业驴友。几番打听,记者在青岛也找到一些参加过瀑降的户外运动爱好者。

  青岛救生协会世宝特救援队总队长赵希勇拥有十几年户外极限运动经验,在谈到瀑降运动时,他首先表示“这个活动很危险。”他解释,自己曾经是崖降玩家,接触瀑降,也是由崖降开始。对于没有经过专业培训的玩家来说,瀑布从高空倾泻的水量巨大,如果调整不好步伐和呼吸很容易窒息。

  “户外运动中,崖降就属于最难的一种了。 ”赵希勇介绍,未知感是速降运动中最令人害怕的感受,站在陡峭的崖顶,一眼看不到底,每个人面对这样的场景都会从心底发怵,特别是从上百米的山崖看下面的人像蚂蚁一般大,要胆量大、心态稳的人才能参与。

  赵希勇表示,崖降是瀑降的 “前身”,是最基本的高空下降技术。从陡峭的山崖上下降,最起码需要克服恐高的心态。赵希勇的第一次崖降是在青岛浮山主峰最高点,376米的海拔、30多米的崖壁,让刚刚接触崖降的赵希勇心里直打鼓。 “绳子那么细,竟然还有弹性,会不会在半空断了?”第一次尝试,赵希勇也感受到恐惧,在专业队友的带领下,赵希勇摸索着试探,直到最后脚落了地,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第一次体验瀑降,心情比体验崖降时更紧张,如果说崖降是户外极限运动的最难,那瀑降就是难上加难。也就是因为这样,瀑降才比崖降更吸引体验者冒险前去。 ”赵希勇告诉记者,由于瀑降有水流冲击,更加剧了速降的冲击力,因此手里的绳子就是“保命线”,不是单单握紧那么简单,而是要学会怎样使用。

缺乏监管遇险很难施救

  赵希勇对瀑降运动在各户外运动俱乐部的“普及化”提出担忧。他表示:“娱乐化”瀑降运动,将加剧人们对其高风险的忽视。

  针对一些户外运动俱乐部在网上声称就能培训瀑降技能的做法,赵希勇表示,很多操作技巧不是依赖于学习,而是依赖于长期训练的本能,不是坐在家中看看视频,看看教练演示就能学会的。赵希勇坦言,目前组织瀑降项目最大的问题是 “没有严格的认可和明文规定的资格门槛”,以致很多俱乐部对参与者经过简单培训后即领队出发。然而,适合瀑降的地点一般都在峡谷当中,地势险峻,再加上瀑布水量极大,散发的水雾影响视线,如果发生危险,救援队很难找到合适的落脚点。再就是瀑降过程中,水流会对绳子进行冲击,绳子湿了摩擦力会增大,下降者容易在中途失去操控能力,被卡在半空中。而长时间的水流冲击,绳锁、器械故障等诸多原因会导致下降者被困,造成原地伤亡,而救援人员在水流冲击下无法接近被困者进行救助。

  赵希勇强调,参与者起码要了解瀑布周边几十公里近几日的天气,“假设上游下暴雨导致河水激增,这时瀑降,大水忽然冲下来,后果不堪设想。而对于救援队员来说,难点是根本无法接近遇险者。 ”

挑战极限千万不要盲目

  如今,赵希勇所在的救援队里,瀑降已经成为一种救援技能,需要专业学习。赵希勇表示,“瀑降时必须使用不带自锁功能的下降器,瀑布垂直且下面是深潭的环境,绳子不要接触水面,且不可以打绳尾结。瀑布有坡度且下方水浅有乱石的环境下,要在下方设有保护人员,绳长要大于瀑布高度。固定点的绳子一定不能固定死,这样即使在你出现意外的情况下,保护的人从上边也能非常迅速地用这条绳子把你放下来,如果瀑降50米,至少要多准备10米的绳子接入水面。 ”

  “对极限爱好者来说,挑战是最大的乐趣。但挑战的前提需要技术和安全知识的铺垫,事先的计划、学习、预案、推演至关重要,不要全凭热血和激情去做,理性挑战最重要。”赵希勇说。

出场人物2陈佳林

因为刺激瀑降更易上瘾

  “因为更刺激,瀑降比崖降更容易让人上瘾。 ”作为一名瀑降教练,青岛姑娘陈佳林已经有近6年的瀑降经验,在同行的眼中,她是个“老手”。在陈佳林看来,瀑降的运动体验很多变,“下降” “跳潭子”“滑滑梯”,还能看到常人难以见到的自然风光。

  陈佳林告诉记者,缺氧、滑落、空中窒息,降落速度失衡,这些问题最容易在只图新鲜刺激、不顾安全的瀑降新手中出现。“不是所有玩过崖降和瀑降的人都能合理灵活应用手里的器械,很多新手认为在教练指导下,训练过一两节课,就能独自体验,他们往往会因为经验不足,在半空中遇险,但瀑降与崖降不同,水流的冲击给救援增加了很大难度,所以非常危险。”体验速降,最应懂得“欲速则不达”的道理,陈佳林告诉记者,虽然有些教练有UIAA(国际登山联合会)的专业认证,但学员没有实操经验,独自体验瀑降危险性很大。陈佳林认为,体验速降一定要和有经验的同伴结伴而行。

  “瀑降的危险是无法预测的,意外发生时你思考的时间很短,可能只有几秒。别看瀑布远看好像很诗情画意,其实水流的速度、水的压力是你无法想象的。”无论是专业玩家还是初级爱好者,陈佳林认为,身体素质、技巧和经验、专业的装备是瀑降的必要条件,更为重要的是遇到危险时的自救能力。而这种“自救”,很大程度上是由团队完成的,而不能只靠个人。

记者探访

有人到北宅“私自”瀑降

  青岛因为地势原因,很少有适合瀑降的地方。记者多处寻访,目前青岛唯一能进行瀑降的地方就是北宅燕石村的花花浪,那里的瀑布水流较小,高约10米,算是难度相对较低的瀑降地点。但青岛近期连续降雨,瀑布的水量目前也不算小,水流从近10米的高空倾泻而下,在瀑布下声音很是震撼。

  据记者了解,在青岛玩瀑降的小圈子里,不少人都来过这个地点。每次瀑降,最有经验的人会作为先锋首先瀑降,这样他下去之后也可以对后来的人员进行绳索控制保护。

  这些极限运动爱好者在这里瀑降,是否符合规定,有无相关部门监管?记者联系北宅街道负责旅游的部门,该部门负责人介绍,“瀑布位于北宅花花浪森林公园内,瀑布只有在下雨天后才能形成倾泻水流,瀑布总高约10米,周边环境未曾正规开发。 ”这位负责人还表示,不少瀑降爱好者认为这里的高度不高,所以才选择在这里瀑降,而花花浪森林公园是一处未建好的休闲公园,目前公园免费进出,不收门票,也无人管理维护。 “不建议在这里进行这项运动。 ”这位负责人解释,这里不是正规公园,一旦发生险情,没有专业人员及时抢救,后果不堪设想。

  记者随后又联系到崂山风景区管理局市场开发处,询问景区对瀑降活动是否有规范,该部门负责人表示:“崂山风景区内的潮音瀑等景点,因为瀑布高,流水量极大,均不能用作瀑降地点,也严令禁止瀑降爱好者进行速降类活动。 ”

律师说法 

免责条款不是“尚方宝剑”

  据山东琴岛律师事务所律师杜慧谦表示:“针对户外俱乐部广告推文中提出的‘不承担风险’内容,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三条规定,合同中对于造成对方人身伤害的;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对方财产损失的,免责条款无效。”所以免责条款并不能完全免除组织者应尽的安全保障义务。

  在户外活动中,一旦发生意外,一般要从组织者和参与者各方是否有过错来进行责任承担。组织者不能以因为有免责协议而完全免责,仍然要依据法律和事实来划分责任。如果组织者对事故的发生存在过错,或者没有尽到救助保障义务,那么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建议活动参加者自愿购买保险,如果活动参与者事先购买了人身意外保险,就可以将风险转移给保险公司,减少相关损失以及纠纷。

新闻回放

滴水滩瀑降两人遇难

  8月24日,两名驴友在贵州滴水滩瀑降身亡一事引发关注。事故中一名男性驴友68岁,另一名女性驴友30岁左右,两人均来自重庆,疑似瀑降后在空中悬挂半夜窒息死亡。此次贵州滴水滩事故经初步核实,两名遇难人员与其他4名队员共6人,一起到该县关索街道办滴水滩瀑布进行探险活动,他俩沿滴水滩瀑布约距离地面130米的第三层往下速降,被困于瀑布中央。当地迅速组织救援,两人在瀑布悬挂一天一夜后被救上岸,但均已无生命体征。

返回半岛网首页>>
送彩金100可提款mg游戏 捕鱼送彩金能提现的 天音彩票注册 彩票大赢家 送彩金500的网站大白菜 ag娱乐平台送彩金 送彩金500的网站大白菜不看id 博彩送彩金38元 百家乐免费送彩金 彩票网送彩金存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