螳小螂,本名李涛,工学博士,科普作家,青岛职业技术学院旅游管理专业讲师,山东省科普创作协会理事,青岛西海岸新区科普创作协会副会长,中国科普作家协会海洋科普专业委员会委员,青岛市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山东省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

作品类型以海洋科普、童诗童谣为主,倡导海洋生态保护,被评价为“兼具科学精神与人文情怀”。代表作《章鱼兄弟》获“大白鲸”原创幻想儿童文学奖、山东省优秀科普作品金奖,科普童诗《送贝壳回家》获山东省科普创作大赛一等奖。其他作品散见于《少年文艺》《好儿童画报》《中国海洋报》《海洋探秘》等各期刊。

目前,正值全国上下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关键时期,居家成为了社会的主调。“螳小螂”为特殊时期乖乖在家的孩子们,创作了儿童科普绘本故事,通过两个卡通人物小个子(病毒)和大个子(人类),讲述与病毒有关的知识。

记者与螳小螂老师交流后得知,他希望寻找有一定实力的出版、演艺、动漫或教育机构,通过《小个子与大个子》的版权合作方式募集一定资金,作为捐款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再多做一点贡献。有意向的机构可通过新浪微博@螳小螂TXL,与作者取得联系。


    

    

    

    

    

    

    

    

    

    

    

    

    

    

    

    

    


心在路上

——《小个子与大个子》创作后记

1995年的9月,一个少年带着满怀的希冀与好奇,为求学,从山东来到了江城武汉。

在汉口火车站下了火车,坐上公交车,穿越长江大桥来到武昌,而后又一路沿着黄鹤楼、傅家坡、宝通寺、洪山、街道口、广埠屯、卓刀泉,到了一个像是城郊结合部的地方——鲁巷,那时的鲁巷用“又脏又乱”来形容也不过分。那个年代,武汉的公共交通还很不发达,少年只能在鲁巷坐上了一种被称作“麻木”的载客偏三轮摩托,钻进了一条叫做“鲁磨路”的小巷,最后才到了一座名叫“南望山”的小山脚下。在这儿,他度过了人生中四年最快乐也最难忘的时光。

是的,那个少年便是现在的我,就像千千万万个在武汉求学而又离开武汉的少年一样。武汉,便成了所有这些少年共同的第二故乡。不论是从哪一所学校毕业,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标签——武汉学子。

武汉是一座让人慢热的城市,初到武汉的人,感受不到武汉的好,感受的反而是武汉的不好,夏天太热、冬天太冷,还有喜欢吹牛又爱耍泼皮的武汉人,就连坐公交车,司机都会让你感觉到飞车般的心惊肉跳。

而我真正喜欢上武汉,却是从离开武汉后开始的。经历了四年的武汉求学生活,使我变得成熟了,这是武汉给予我的最大财富。有了更多的经历,做了更多的比较,我才发现武汉的生态是和谐的,有江、有湖、有山,自然物产格外丰富;武汉的文化是广博的,全世界也找不出几个像武汉这般云集众多高校的城市;武汉人的心胸是极有包容性的,九省通衢之地的人何种世面没有见过,何样的人不能相容纳呢。

我拥有你的时候,不曾感受到你的美好。我离开你之后,才发现你的不可替代。四年的武汉求学,是一种烙印,也是一种蜕变。武汉在我的心上留下了一个烙印,我也在武汉蜕去了青涩的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武汉与我的青春画上了等号。

这个春节,武汉遭了“难”,湖北遭了“难”,新冠肺炎疫情袭来,全国人民都被困束在家中。我能做点什么?我问自己。写点什么吧,给孩子们的写一个科普故事,说一说病毒和人类的关系,给因为疫情而被迫待在家里的孩子们送去一点知识、一点乐趣和一点心灵上的慰藉。

于是在1月25日,我马上开始动笔,写下了一个名字——《小个子与大个子》,就用这两个名字分别代表病毒和人类吧。如果只有文字,而没有图画,孩子们看起来就会缺少很多的乐趣,可是这种时候,到哪儿去找能与我配合的插画师呢,即便是能找到,配合起来的效率也无法保证呀。所以,我就干脆把自己孩子的美术材料借来,从来没有画过画的我要连写带画地创作这个故事,不管画出来的有多难看、多糟糕。

随着故事在我的个人微博上一天一天更新,多家机构和媒体也参与了转载,他们的转载对故事的传播功不可没。这是沉甸甸的信任,因为他们不知道后面的故事会被我写成什么样子,就决定给予转载支持,选择同我一起携手启程。我想,这应该就是同道中人的感觉吧。几百、几千、几万、几十万乃至上百万的阅读量就这样通过一家一家机构和媒体产生出来。到现在,总的阅读量没法统计了,或许已超千万。这样的阅读量在网红、大V面前不值一提,但对于一个非公众阅读主流的科普故事来说,这个阅读量已经很是让我这个十八线的科普作家诚惶诚恐了。我要感谢他们。

这段时间,有很多以病毒为主题的科普作品面世,但是其中很多都将病毒妖魔化,使得孩子们都很痛恨病毒。对于这个角度,我是不赞成的。有人说,疫情因新冠病毒而起,并且造成了如此重大的损失,我们总要有一个谴责和痛恨的对象吧。但我觉得这个被谴责和痛恨的对象不应该是病毒,病毒也不应该背这个“锅”。关于病毒与人类的关系,我在故事中已经表述了,就不在这里重复啰嗦了。我想,我们应该反思的是我们人类与自然相处的方式,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从中汲取教训。而我写这个故事,为的就是向孩子们客观说明病毒的存在情况以及病毒与人类的关系。

有朋友问我,是怎么想到要写这样一个故事。我问朋友,假如你发现邻居家失火了,你会怎么做?人通常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去救火,而至于用什么去救火,是拎一个桶,还是端一个盆,时间是不允许慢慢盘算的。那结果就是,能抄起什么家伙就用什么家伙吧。我是个科普作家,笔就是我能随手抄起来的家伙。

所以,这就是《小个子与大个子》从一个名字开始,每天写一段故事文字,配一幅手绘图画,有时会临时调整情节,有时会为了明天怎么写而发愁,就这样一天一天,把这座没有设计图纸的房子盖完了。这段日子和这种创作方式,将来一定会不堪回首,可我觉得这样做是对的。

这个故事写完了,但是疫情还没有过去。我要向全力与疫情作战的医护人员致敬,向深入疫区反馈真实声音的媒体人员致敬,向坚守岗位的各行业人员致敬,你们都是真正的社会脊梁。

说出来,大家或许不相信,在武汉读书的四年间,我居然一次也没有去过武汉最知名的景点——黄鹤楼。这正应了那一句话“身边无风景”,太容易就能得到的东西,就不会太珍惜。

等疫情过后,大家都去武汉逛一逛吧,去吃一吃热干面、豆皮、面窝、糯米鸡和鸭脖,去看一看黄鹤楼、长江大桥、东湖和归元寺。

而我的心,已经在路上了。

螳小螂

2020年2月27日于山东青岛


回到顶部
首存送彩金最多的网站 博彩送彩金38元 彩票大赢家 足球投注注册送彩金 澳客彩票 买彩票充值送彩金 博彩论坛送彩金 ag娱乐平台送彩金 澳客彩票代理 白菜送彩金论坛